安筱很颓.

您嚎这儿安筱,咸鱼尸系文手,话废一个。幸会请多指教。

被神用糟粕堆砌的,满身瑕疵的孩子

*脑洞源于华轩太太,有授权
就是一个毫无逻辑可言的小故事
#取名废,名字都是随意取的#
#文渣轻喷致谢#
执笔/安筱

诸神创造了一个孩子,给予了她一切美好:过人的才华,令人惊艳的美貌,温婉的性格,善良的心肠,冷静果敢的能力……
她简直是完美的存在,像玉一样无瑕,于是诸神赐予她名字——玉。

至于完美之下的一切糟粕,众神将其堆砌在一起,诞生了一个满身瑕疵的孩子。愚笨、暴躁、自卑……就连唯一称得上清秀的容貌,也被一道丑陋的疤痕毁去。
所有的负能,都在她身上体现。受人嫌弃,甚至名字都没有。众人只随意称呼她为“糟粕”。

“我不叫‘糟粕’,”满身瑕疵的孩子反驳道,虽然这名字确实贴合她本身,“我有名字,我叫‘瑕’。”
即使“瑕”的本义几乎等同于“糟粕”,但听起来确实要比“糟粕”好上太多。

“瑕?不还是指糟粕吗?”贵妇人们轻摇着扇子,掩嘴不屑笑道,“省省吧!无论你如何模仿,你终究是比不上玉的。”

是啊,她比不上玉的啊。瑕十分清楚这一点。
玉受到诸神喜爱,众人追捧;而她遭到嫌弃,大家避之不及。
无论如何,她都比不上玉的啊。
是永远都无法和玉相提并论的啊。

可是为什么呢。
为什么她天生就满身瑕疵呢,为什么她就要理所当然的叫做“瑕”呢。
明明她什么都没做啊。

如果玉死了的话,会怎样呢。
是不是就没有人再将她和玉比较了呢,是不是就再也不用被嘲讽了呢。

所以啊,玉该死。
她要亲手将玉杀死。

瑕找到玉的时候,玉正坐在角落专心看着书,安静而美好。
“玉……”瑕轻声叫道。
玉闻声回头,笑容挂在嘴角:“是瑕啊。有什么事吗?”语气和神态中,丝毫不见对她的嫌弃。

你看啊,玉就是这么美好的存在啊。
面对人人避之不及的她,也如此谦和友好。
相比之下,她是多么丑陋和不堪啊。

“没……没什么事。”瑕低着头,不敢看玉,暗暗握紧了藏在衣袖中的匕首。
半晌,瑕才再次说道:“玉啊……我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
“什么忙?”玉依然微笑着。

“请你……去死!”瑕面容狰狞,匕首高高挥起,刀尖向着玉的脖颈落去。

可瑕忘了,玉是完美的啊。玉轻易地就抢夺过瑕的匕首。

可是下一秒,瑕就握住玉的手,强制地将匕首穿透自己的胸膛。
血染红了玉还握着匕首的手,也溅在了瑕的脸上。

玉错愕地瞪大双眼。
瑕的行为她始料不及,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如此。

瑕猛地推开玉,阴恻恻地笑着:“哈哈……玉,你完了,你完了。哈哈……”脸上的血,映衬得她的笑更加诡异。

玉带着瑕去找医生。
只要瑕活下来,一切都好说。
如果瑕死了,她就是凶手,解释不清的。

瑕还是死了。
瑕的最后一句话是:玉想要杀了我。
玉手上的血,以及那把匕首,都是最有力的证据。
玉杀了瑕,这个消息人人传说。
玉不再是完美的存在,人们说她恶毒,不再追捧她。

诸神知道了这个消息,这个令他们十分满意和喜爱的完美的孩子,竟然出手杀人。
诸神要给予惩罚。

诸神给她定罪,将她的一切换成了糟粕,无情地用刀尖,在她的脸上划伤,留下了一道丑陋的疤痕。
从此,她就是第二个瑕,她就是第二个满身糟粕的孩子。

神又重新创造了一个新的完美的孩子,依然给她取名叫做“玉”。
新的孩子依然受众人追捧,受到喜爱。
而她被嫌弃,被驱逐。

玉失了一切。
可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。
她待人谦和,尊重每一个人。
为什么她会失去一切,变成糟粕。

她不服,她不满。
她也要亲手毁掉那个新的孩子。

玉终于再次拿起瑕的匕首,找到了那个新的孩子。

……

玉终究是成为了第二个瑕。

诸神不断地创造着新的完美的孩子,可是每一个完美的孩子,最后的结局都是变成糟粕。

这个世界,本就没有完美啊。

end.

故事略长,感谢您看到此处。

PS:用这个文风写真的好累。